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鸟类 > 兰德大学排名 >

“孤独症孩子也可以有未来” ——探访美国兰德马克大学

2020-06-17 19:09 浏览:

  随着我国自闭症发病率在逐年提高,自闭症孩子的教育问题日益严峻。据中国公益研究院2014年发布的《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称,中国自闭症儿童数约为164万人,自闭症已占我国精神疾患首位。《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于2016年在北京发布。报告发现中国自闭症患病率和世界其他国家相似,约为总人口的1%。目前我国的自闭症患者总数已经超过1000万人,其中零至十四岁的儿童患病者达到200万。

  目前,我国的统计数字显示:65%以上的社会群体不能正确认识自闭症,75%以上自闭症儿童在6岁以前未能被及时确诊,90%以上的自闭症儿童无法接受正常教育。 为什么自闭症儿童无法接受正规教育呢?因为他们在患上自闭症以后,精神发育就跟不上了,出现了明显的精神发育迟滞。再加上他们有明显的社会功能障碍和人际交流障碍,所以,无法适应正常的学校学习生活。现在,全社会对自闭症的了解还很少,这方面知识的普及程度还很低。

  在中国的教育体系里,对于孤独症儿童的诊断和教育仅以早期发现与干预为主。这些“被星星吻过的孩子”们,人们的传统思维模式并不期待他们能完成高等教育,更难以想象他们未来有与正常人一样的职业发展。

  相比较而言,美国特殊教育的体系发展成熟,相对完善,例如美国兰德马克学院(Landmark College)创立时主要接收有读写障碍的学生,现在为所有存在学习障碍的学生提供高等教育,包括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和自闭症学生。美国这所孤独症高等教育的“里程碑大学”位于纽约附近的佛蒙特州,学校始建于1985年。这里每年招收数百位学生,他们大部分有阅读障碍、孤独症、多动症和各种其他的特殊疾病。

  兰德马克学院拥有“全方位的学习支持和服务系统”,专为有不同学习需求的学生量身定制和设计而成。“支持服务系统”被整合到所有学生的课程中,课程设计充满个性化特色,以帮助每位学生能够集合自身的需要来发展学习专长。同时,该学院设有特殊教育研究中心--“研究与培训研究所”(LCIRT)。该中心的专家和教授们具有多年教育学、心理学、脑神经学、肢体运动学等方面的研究经验。他们开展治疗学习障碍的各项研究并同时培训教育工作者,以“科研服务教学”为目标导向,实施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实践。LCIRT研究中心创立以来,科研专家们和兰德马克学院的教职工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带来了创新的“教学研”成果,大大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效率。此外,LCIRT研究中心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获得的资金给学生们提供了与教授一起在LCIRT实验室工作和学习的机会。

  兰德马克学院提供在图书馆学、心理学、艺术、计算机、商业、游戏设计、生命科学等方面的本科和专科学历。2011年“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每年仅有30%的大专学生能够在三年内顺利毕业。美国的大部分专科学生在第一学期或第二学期就辍学了。许多在普通大学挣扎的学生到了兰德马克学院进行了“桥梁学期”的过渡后,都受益于这种“量身定制“的学术氛围,从而逐步在学习能力和社交能力方面得到显著提高。

  除了常规本科和专科教育课程外,兰德马克大学的夏季培训还为初高在读学生和高三毕业生提供“大学预备辅导”和“大学过渡项目”。这些为期三周的短期课程旨在帮助们学生们提高“自我认知“和”自我成长”的各项技能,使得他们顺利过渡到高年级的学习。同时,兰德马克学院也为世界各地的教师们提供线上和线下培训机会。学校既招收普通学生,也招收在阅读、写作、拼写、听力、口语和数学方面有障碍的学生,孤独症学生是其重要的招生和培养对象。

  “孤独症谱系障碍非常广泛。自闭症的类别也可以有很大的不同,孤独症儿童有不同的需求和能力。有些人可能不从大学教育中受益,但有些人会受益。他们经常在社会上挣扎,需要很清楚地解释事情。” 兰德马克学院学生事务副校长迈克尔先生告诉笔者。

  兰德马克大学为所有来就读的儿童提供最前沿的诊断和测试,以明确学生的需求。研究表明,孤独症孩子一般而言需要明确的程序,他们很难灵活地改变常规,环境中的噪音和其他东西也会打扰他们。大部分孤独症学生可能以一种方式学习最好,例如视觉(看图片、阅读、看电影)、音频(听老师或演讲者、听CD)或动手(做这件事,而不仅仅是被告知或阅读有关这个想法)。自闭症患者的能力非常不同,所以大学是为每位孤独症儿童提供诊断,做出治疗和学习方案。

  大学的心理学家经过诊断以后,通常会推荐给学生可能需要的特殊指导和服务。学校也会制定个性化教育计划,它决定了学生们的培养方式和未来的可能工作路径。这一般是“个性而科学的培养计划”, 体现在学习环境的多样性、考试空间和形式的不限定性、导师数量和辅导形式及内容的差异化、职业培养方案的针对性等。也正是因为这样“定制”的教育模式,兰德马克大学的投入非常昂贵。最小教师和学生比例可以达到了1:3,常规师生比也是在1:6左右。纵然有政府补贴,学费还是非常昂贵,是美国私立大学之首。

  在孤独症学生渐渐长大后,学校会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因此也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理解社会规则,适应社会生存的能力:如交朋友、接近人、情感交流,理解人们非语言暗示和手势(如面部表情)等。原兰德马克大学的在校学生,毕业后留校从事学生事务工作的麦克斯韦先生告诉笔者:“兰德马克成功的关键在于它以科学研究为基础的教学实践。根据学生情况而量身订制的课程可以针对学生特别的语言需求,包括在代码、流利度、语音意识、写作和组织能力等各方面。我曾经是一个语言障碍症的患者,无法在常规学校学习,是兰德马克大学让我获得了新生。”

  在四年级,雷切尔被诊断患有多动症。当她2011年来到兰德马克学院时,她很高兴得知这里的老师不会根据过去的失败判断她,而是积极寻找她的潜力和独特之处,并帮助她找到实现她潜力的最佳方式。在顺利获得了专科学历后,雷切尔决定继续攻读学士学位。后来,她成为了该学院首批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之一。她在2016年5月获得教育学本科学位。她目前正在南新罕布什尔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在课堂之外,雷切尔作为兰德马克的学生领袖之一有着全面发展的美好经历。她热爱运动,同时在学生会担任工作,帮助组织万圣节派对和新年晚会等活动。她还在2015年夏季担任营销和传播办公室的实习生,从事社交媒体,摄像和活动策划。雷切尔感慨道: “我小的时候很害羞,很难在同龄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在这里,你的学业成功与你的归属感直接相关,因为一旦你开始在课堂上取得成功,你就会在社交上大有进步。”

  2015年5月,埃佛雷特从兰德马克获得了专科学历。然后,他来到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大学继续专升本的学习。“回头看看我一路走来的经历,就像做梦一样,这太不可思议了。” 埃弗雷特说。他于2018年5月从美国大学毕业后,不久后被聘为兰德马克学院的招生顾问。

  在五年级时,埃弗雷特被诊断患有听觉处理障碍和焦虑症。高中时代的痛苦挣扎还历历在目,但是终于寻找到了合适的大学之后,埃弗雷特的人生仿佛突然明亮了起来。到达兰德马克后,埃弗雷特的社交焦虑立即开始好转。“我的第一个室友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当我意识到我们都有同样的困惑时,我们彼此试图与同伴联系的焦虑开始消失。”他开始积极参与体外活动,并成功选为“校园大使”,同时在学院广播电台做业余主持人。他最难忘的经历就是实现了到哥斯达黎加留学的愿望。埃弗雷特说:“我在兰德马克学院的经历培养了我的信心,没有这段经历,我是不可能被美国大学录取的。”

  扎卡里于2014年毕业,并获得了文学专科学历。他的多动症表现使他很难具备执行能力和学习技巧,但他在兰德马克学习期间,他学会了自理能力、时间管理能力、和完成任务的执行能力。对于体育运动的狂热兴趣,使得他在兰德马克学院毕业后,顺利成为了雪山滑雪场的专业教练和指导员。现在,扎卡里回到他的家乡明尼苏达州,在那里他教授瑜伽和巴西柔术。这些能力的获得都离不开他在兰德马克所受到的学术和生存技能的训练。目前他已被认证为瑜伽教练,并希望将此作为终身的职业选择。扎卡里说:“我喜欢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会不断地钻研下去,并且在未来我打算继续专升本的学习。”

  兰德马克大学绿草茵茵,环境安静而温馨。散落在草坪上的教室非常像童话王国中的小木屋。透过教室的窗户,可以看到学生们在用不同的方法进行学习和训练。

  兰德马克大学校长彼得伊顿博士对笔者说:“正如兰德马克学院的校训所言:认知自我,我们学校希望将科学研究运用于特殊学习需求人群的教育中去,从而发觉每个人的潜能,培养学生的自信,让他们接纳自己的不同之处,爱上自己的独特之处。在这种认知自我的过程中,将个人潜能无限发挥。我们的学生中不乏天才级学生,但是只有在适合他们的学习环境中,他们的独特才能才可以发挥出来。然而,如果将这些孩子放置在所谓的普通学校中,他们会受到冷落、压抑甚至是欺凌。这些孩子们总为他们的不同而感到羞愧和耻辱,这是很多来兰德马克学院之前的孩子们的心态,也是很多家长的心态。错误的心态导致了错误的行为,这使得很多可塑之才就此淹没。所以,我们希望兰德马克学院创造这样一个科学、创新、友善、包容的学习环境,为这些孩子们提供适合他们的教育机会。”

  彼得伊顿校长在谈话的结尾引用了李小龙的名句:“最坚硬的树木最容易破裂,而竹子或柳树则随风弯曲而存活下来。”兰德马克学院以科学、创新、灵活和人性化的角度和方法来办学,他们在特殊教育方面的成功经验值得美国甚至是世界其他国家的教育学者来进一步研究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