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爬行类 > 爬行类资讯 >

中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诞生基地

2020-09-06 15:30 浏览:

       贵州省大方县羊场坝镇乌鸦洞,是中国第一航空发动机制造厂旧址,其中最具有战时特色的是生产区的精工车间,设在厂区道路终端最为瞩目的乌鸦洞内,共三层,底层为各类仓库、中层为机工车间、上层为总装配车间。

                                            

       洞口有石砌护墙,上边还有成排的机枪的射口,可见当年的守备森严;洞内设有通风设备,使洞内空气流通;洞内的厂房结构严谨、紧凑,里面保留的是文革中的大型标语,构成历史的另一个画面。

       乌鸦洞位于羊场镇羊场村北面,其名称由来有不同说法:一说是很早以前,人们发现洞内岩顶和岩壁石缝、石洞中栖息众多乌鸦;一说是谈洞口顶部略成弧形,两边偏斜,洞口下有数百年沉积下来的泥石小山,山顶与洞顶之间空处,形成酷似一只展翅欲飞的乌鸦,就称之为乌鸦洞。

       小时候,从大人们的口中,我就知道县城东南方向约十二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乡镇叫羊场坝,那里的山上有两个相邻很近的大溶洞,分别叫“乌鸦洞”和“清虚洞”,洞中有一家工厂叫“国营金江机械厂”,本地人习惯简称为“羊场坝金江厂”,是对外保密单位,专门生产飞机零部件。

       我爷爷曾经悄悄摆谈,金江机械厂是1965年“三线建设”时从省外搬迁而来,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就已经在两个大溶洞中建造了工厂。当时两个大溶洞洞外规划了军事禁区,到处岗哨林立,派有国军重兵把守。本地人随时听到洞中机器轰鸣,但只敢隔远瞭望,谁也不知道洞中的秘密。爷爷当年曾到羊场坝走亲访友,酒后壮胆借助茂密的丛林,偷偷摸到乌鸦洞边,被哨兵发现,差点吃了枪子。

      我母亲曾说,解放后五十年代中期,她就读的师范学校曾经搬到该厂洞外的办公大楼,学校的校舍多数是西式建筑,蒋介石和宋美龄当年住过的红楼最漂亮、最显眼。尽管学校离乌鸦洞仅五百多米,但洞口解放军保卫森严,全校师生只觉得洞中神秘,却望而却步。母亲还说,厂门口那条大路就是羊场坝的街道,当时取名“志航路”,是为了记念淞沪会战首次击落敌机的中国空军王牌飞行员高志航。羊场坝当时称为“小贵阳”,赶集天比县城还热闹。厂里的技术人员和家属大多是外地人,他们穿着打扮十分洋气,说着标准的普通话,有时还冒几句洋文,周末都要在厂礼堂举办大型舞会,在穷乡僻壤的本地人眼中,他们仿佛是星外来客。母亲毕业那年,师范学校又搬迁走了,留下的只有模糊的记忆。

       七十年代我上初中时,羊场坝金江厂的家属区对外开放,周末夜晚赶去大营门观看露天免费电影的县城人络绎不绝。我和同学经常周末下午相约,走三到四个多小时的山路,天黑前赶到银幕下等待,看了许多当时奢侈的外国影片,长了许多见识。有一次,我们去早了,在院子里遛达,发现厂子职工俱乐部有人在桌子上用木杆打球,觉得十分新奇,多年后才知道那叫“台球”。

       八十年代初,金江机械厂搬迁至贵阳,羊场镇镇政府接管厂子,乌鸦洞洞口被砌上石块,关上了厚重的铁门,而清虚洞恢复原貌,任人游玩,但多数人还是不知道当年洞中的秘密。

       直到2003年,厂门口竖立的那块醒目的石碑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中国空军航空委员会第一航空发动机制造厂旧址”,是中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诞生基地。门框上悬挂的招牌提醒大家,此处是“中国航空发展史旅游区”。至此,乌鸦洞和清虚洞神秘的面纱才慢慢被揭开。
 


 

门框上“中国航空发展史旅游区”的标志有些模糊

乌鸦洞洞口的“航发厂”招牌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一些中立国断绝了对我国战机的供应。尝够了日军战机的苦头,兴办航空工业迫在眉睫,全国掀起了“航空救国”的热潮。1939年开始筹建时,由于国库空虚,国民政府一方面大量发行“航空彩票”,另一方面借蒋介石五十岁寿辰之机,号召全国“献机祝寿”,共筹集资金344万美元。

       1939年起初选址昆明,筹备期间被日军狂轰滥炸,后经多方考察,最后定址于贵州大定县(现在的大方县)羊场坝的乌鸦洞和清虚洞。因为这里山川连绵,交通闭塞,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溶洞洞厅深长宽大,是天造地设的世外桃源。所以一直到抗战结束,国军高层仅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地下军工厂所在的位置。

       制造航空发动机的生产设备在美国采购,先空运到缅甸的仰光,通过滇缅公路躲开日军的骚扰运到昆明,再从昆明运到大定,一路曲折艰难。

       工厂命名“中国航空发动机制造厂”,简称“航发厂”,对外封锁消息,称之为“云发贸易公司”。工程技术人员和研发专家,大多来至清华大学毕业的航空工程人才和留美博士。蒋经国出任名誉厂长,第一任厂长清华留美博士李柏龄,第二任厂长清华大学教授、钱学森的导师王士倬,第三任厂长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工程硕士顾光复。生产厂长是总工程师、留美博士、著名的机械工程专家汪福清。可以说,当时我国立志献身航空发动机研发事业的科技人才,怀着“航空报国”的宏伟壮志,大多聚集到大定这个穷乡僻壤的山洞里。建厂当时职工2300多名。

       主厂生产车间选在较清虚洞更隐蔽、更巨大的乌鸦洞。洞中共建三层厂房,底层990多平米为各类仓库,中层800多平米为机工车间,上层700多平米为总装配车间。为了防备日军发现后轰炸,乌鸦洞洞口石砌护墙,上边还布置了连成排的机枪射口,洞外方圆五百米开外实行军管,戒备森严,哨所林立。工作人员进出洞口必须接受严格的安检。

       相隔乌鸦洞约1.5公里的清虚洞是主厂附属的发电厂、翻砂厂和螺旋桨厂,洞内溪水源源流淌。清虚洞洞顶借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开了一个巨大的圆型天窗,天窗上有一座大型的天生桥,桥外绵延千米的农田,曾经被规划为飞机试飞跑道。

       1943年3月20日至22日,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曾到“航发厂”视察,老蒋现场亲笔题词:“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并在清虚洞的天生桥下5万平米的大草坪上,与1700多职工聚餐联欢。

       “航发厂”从1942年开始投产,1943年开始装配,到1946年撤离,共制造了32台航空发动机,为抗战作出了贡献。

 

       蒋介石逃往台湾之前,曾下令炸毁大定县的“航发厂”,护厂职工坚决不同意,联络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和国军残余斗争,保住了多数精密仪器和技术人员,为解放后共和国的航空航天事业奠定了基础。比如当年的第二任厂长王士倬教授,后来亲自主持和参与设计完成了我国第一座航空风洞。还有吴大观、荣科等等,后来都成为我国的航空发动机一流专业人才。

       斗转星移,尽管如今的乌鸦洞空空荡荡,只剩下墙上的一些标语提醒人们历史的久远和沧桑,但人们不能忘记当年的航空科技人才流下的辛勤汗水。他们虽然没有上前线和日军真枪实弹、拼刺刀,但为捍卫国土曾经呕心沥血、披荆斩棘。

       9月3号,是记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五周年”的特殊日子,我们在缅怀抗战先烈的同时,不能忘了这段发生在乌鸦洞和清虚洞的抗战历史。

如今的乌鸦洞洞中场景之一

如今的乌鸦洞洞中场景之二

清虚洞洞中场景之一

世上最大的天生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