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新闻中心 > 科技 >

字节跳动收购Pico,与Facebook在未来战场掰手腕

2021-09-06 14:44 浏览:

字节跳动收购 Pico,是目前为止中国 VR 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

8 月 29 日,Pico 创始人周宏伟的一封内部信证实了此次收购,但并未公布收购金额。

市场一般认为,成立于 2015 年主攻 VR 一体机的 Pico 估值约 20 亿人民币。据 36kr 报道,腾讯也一度有意收购 Pico,但在与字节竞价后选择放弃。腾讯的放弃很可能是觉得价格不合算。

接近此次交易的投资界内部人士向极客公园(ID:geekpark)透露,价格确实在 90 亿人民币左右,以现金加字节股份的组合形式达成。其中字节的股份交换占交易总金额的 小部分。

这个金额虽然溢价很高,但字节决定接受,并出让一定比例的股票。这是个值得玩味的细节。一可能是希望「延迟满足」Pico 的团队,以便一起继续全力向前走;二则表示字节在 VR 方向收购显然不只是简单实验和探索,应该具备明显的战略性意义。

对字节来说,收购 Pico 的决策显然不是一道纠结成本的计算题,而是有关这家公司未来通向何处的选择题。

更准确的说,这笔交易,可能意味着字节瞄向全球,在新战场与 Facebook 展开的正式较量。

Pico产品展示|Pico

01

与 Facebook 在未来战场掰手腕

这个新战场是通过 VR 等硬件设备,实现新一代计算平台的迭代,并且在这个平台上开发软件、生产内容,甚至重新构建一个线上经济体,以此为全球用户提供全新体验。这也是如今大热的「元宇宙」概念所描述的未来。

「元宇宙」也是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近期频繁提及的词汇。就在不久前,扎克伯格就明确表示,五年内,Facebook 将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扎克伯格明显打算将 VR 设备打造成人们通向元宇宙的入口。而这个想法早在 2014 年就已经明确,那时候 Facebook 就花费近 30 亿美元全资收购 VR 公司 Oculus。

和如今外界质疑字节给 Pico 的出价太高一样,当年的这次收购也一度被认为是 Facebook 的投资败笔。尤其是 2016 年 VR 行业从「被狂热追逐」到「被无情冷落」,外界质疑的声量更大了。

如今广告依旧是 Facebook 最大的收入来源。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涉及 VR 等硬件的收入,只占 Facebook 总营收 1.7%。

这点收入贡献对于一家市值万亿的公司而言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如今 Facebook 对 VR 业务的重视程度却是前所未有。

2021 年初,Facebook 员工数约 5.9 万名,其中近 1 万人 VR/AR 业务部工作,占其员工总数的 17%。负责Facebook VR业务的Reality Labs部分每年的开支也居高不下。

Oculus Quest 2产品图|engadget

在产品研发上,从高端的 PC VR 到入门级的一体机头显,Oculus 尝试了很多方向走了很多弯路后,才在 2020 年 9 月通过 Oculus Quest 2 打开了局面。

仅发售六个月,Quest 2 的销量就超过了此前 Facebook 所有 VR 头显的销售总量。有分析师预测,Quest 2 的销量将在今年超过 700 万台。尽管相比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这个数字并不算多,但已经明显打开了市场。

在 Quest 2 的销售策略上,Facebook 选择了亏本低价的方式。扎克伯格的解释是,当下更重要的目标是扩大 VR 的用户规模。实际上,Quest 产品的确为 Facebook 验证了一条以设备切入,优质内容加持,提供全新 VR 体验,构建 VR 生态的正向模式。

如果这个生态背后,意味着一家公司能为新一代计算平台的开发制定规则,那么公司现在无论投入多少都是值得的。这个思路,对于理解字节跳动在 VR 赛道上的大手笔同样成立。

科技评论作者潘乱认为,基于推荐算法的内容分发,字节跳动通过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获得了巨大成功。但是从 2016 年到 2020 年,字节的增长一直依赖过往成功势能带来的惯性。字节在教育、游戏、to b 领域的发展大都遭遇不顺利,或依旧面对很多不确定性的竞争。「作为匹配字节跳动这家新巨头的大市场选择并不太多,VR 自然是其中之一。」

针对 VR 重投入,不是说 VR 市场目前有多么大,或是说能给公司增长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而是由 VR 设备带来的新一代计算平台这样结构性的变化,具有极大想象力。

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即便 Facebook 早在五年前就已布局,但它依旧处在发展的早期,Quest 2 虽然打开了销量,却还没有占据觉得主导地位。字节跳动还有入场机会。

放眼全球,Facebook 其实早已将字节跳动作为「眼中钉」一般的竞争对手。扎克伯格不仅在公开场合下多次「抹黑」TikTok,还推出了多款抄袭 TikTok 的短视频产品来阻击 TikTok 的增长。

这背后不仅仅是扎克伯格的「小肚鸡肠」,而是他敏感的意识到,目前已经超过 5 亿全球日活的 TikTok,还有巨大的用户成长空间,再加上远比 Facebook「全家桶」更有潜力的用户时长占据能力,这将是 Facebook 前所未有的强劲挑战者。

虽然张一鸣保持了一贯的低调,但比扎克伯格仅仅大一岁的他,很可能是超越扎克伯格这个历史上最闪耀的「硅谷金童」,最有机会的人选。

在对方率先撕破脸皮的短兵相接之下,字节和 Facebook 这样世界级的公司,在一个广阔的全球市场上,必将迎来不可回避的较量。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展示 VR 设备|网络

02

漫长的决战

当字节将战略目标瞄向 VR 硬件时,外界普遍的质疑是,这家擅长开发软件的公司能做好 VR 硬件吗?

字节一直有收购优秀创业团队补齐自身短板的习惯。单看被收购的 Pico,算得上是国内头部的 VR 公司。

成立至今,Pico 的产品已经卖出了约 50 万台。2020 年第四季度,Pico 占据了国内 VR 市场 57.8% 的份额,超过华为、爱奇艺、小米等大厂,年度排名第一。

创立 Pico 前,周宏伟的身份是歌尔股份的副总裁。歌尔股份是 Facebook Oculus 设备的主要代工厂,去年 7 月甚至拿下 Quest 2 设备的独家供应。

被字节收购前,歌尔股份也是 Pico 的大股东,参与了此前 Pico 的多轮融资。在确认收购的内部信里,周宏伟提到,Pico 将继续和歌尔保持合作,已签署长期合作协议。

同时,被收购的 Pico 也将并入字节跳动 VR 业务线,整合字节的内容资源和技术能力,加大产品研发和开发者生态的投入。

实际上,字节跳动近两年来,一直在布局硬件赛道。2019 年收购锤子科技后,成立了新石实验室硬件中台。今年 7 月,就在 Pico 收购达成前,节跳动还特意挖来原苹果资深工程师李晓凯担任硬件技术主管。

想要在 VR 领域站稳脚跟,光有硬件是不够的,围绕 VR 生态的内容供给也必须跟上。在这方面,「VR+游戏」是这个新生态目前最落地的表现。

据了解,字节跳动游戏自研团队朝夕光年内部一直在进行 VR 相关内容的开发。今年以来,字节不仅斥资 1 亿人民币投资主打元宇宙概念游戏公司代码乾坤,还花 40 亿美金收购了游戏公司沐瞳科技。

至此,从内容到硬件,字节跳动在 VR 赛道的兵力已初步集结完成。

Pico 创始人周宏伟 2016 年在极客公园奇点·创新者峰会上发表演讲|极客公园

早在 2016 年,周宏伟在极客公园奇点·创新者峰会上发表演讲时就表示,「虚拟现实产品,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它的产品形态和产品使用的方便性,方方面面还有会有很大的变化。」

五年过去,这依旧是 VR 行业的现状。多位从业者表示,无论在产品还是技术端,VR 行业要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但这并不妨碍「元宇宙」概念在今天兴起、火热,并且吸引更多公司加入到这场可能的变革中,包括字节跳动。而也只有字节跳动这样的体量的公司,才真正有机会参与和 Facebook 在这个方向上「分庭抗礼」。

字节跳动这个决策的背后,可能也是因为张一鸣自己的思想变化。今年 3 月,决定卸任字节跳动 CEO时,张一鸣以十年为期,给自己设定了 OKR。他说,会放下公司日常管理,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计划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十年为期」,很匹配 VR 和「元宇宙」目前真实的状况。这不是一个在中国市场的风口概念,这将是以全球市场为主战场的漫长决战。

对字节跳动这家中国新生代科技公司来说,这个面向全世界创造新画面的机会,显然值得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