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新闻中心 > 杂谈 >

杨振宁百岁演讲刷屏!与他“千里共同途”的科学界大佬都有谁?

2021-09-23 03:35 浏览:

9月23日,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连上几个热搜,从他的百岁生日演讲,到他和爱因斯坦做同事的故事,统统刷屏。

其实,昨天是杨振宁的99岁生日,但按照民间“过九不过十”的旧俗,这就是百岁寿辰。同日,“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第一场于清华大学主楼召开,杨振宁亲临现场。

在会上,杨振宁特别谈到自己于1971年首次访问新中国时的感受。在那次访问中,他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父亲和许多亲朋故交,还有他“最重要,也是最亲近的朋友”——邓稼先。

时间过去50年,杨振宁再忆至交,想起对方信中那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深情回应道:“稼先,我懂你的‘共同途’的意思,我可以很有自信地跟你说,我是后50年合了你‘共同途’的途,我相信你也会满意。”

“千里共同途”

1957年12月,一场盛大的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大礼堂举行。时年35岁的杨振宁和31岁的李政道,一同成为典礼上最闪耀的两个年轻人。按照学科的顺序,出场时他们走在领奖队伍的最前面。

·1957年12月,李政道(左一)、杨振宁(左二)在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现场。

二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消息很快在全球华人圈刮起一股旋风,震荡着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灵,也激励着中国许多年轻人投身科学研究。

就在杨振宁于国际上大放异彩、声名鹊起之际,他远在中国的挚友和一帮同学正在向另一个艰巨的目标迈进:研制原子弹。

1958年秋,二机部副部长刘杰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询问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表示坚决同意。

早在邓稼先就读于西南联大期间,他与杨振宁就经常切磋学业、交流心得。尽管他入学时,杨振宁已是大三学生,两人相处却并无隔阂。邓稼先曾说:“振宁兄是我的课外老师。”

1945年,杨振宁从西南联大物理系毕业,赴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两年后,邓稼先也通过赴美研究生考试,在杨振宁的建议下,进入美国普渡大学物理系深造。

当时间的指针来到1949年,邓稼先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博士学位。听闻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即刻准备动身,1950年与数百位中国留学生返回祖国。他们成为日后中国研制原子弹的重要力量。

·彭桓武(中)与朱光亚(左)、邓稼先(右)在天安门城楼。

1964年,中国成功试爆第一枚原子弹,美国报纸登出了中国研究人员的名单,尽管是英文译音,杨振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邓稼先。他为好友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与自豪,也时刻盼望着回到祖国与他们相会,而这个愿望在1971年终于得已实现。

对于杨振宁这样一位重量级科学家的来访,国内极为重视,允许他提供想要会见的人员名单。在他提交的名单中,列在第一位的就是邓稼先。

据人民网报道,当时邓稼先正在青海因“文革”而身陷危难,周恩来总理批示他回京见杨振宁。后来邓稼先夫人许鹿希感叹道:“我尽管不信佛,但是对这件事情总觉得冥冥之中上天有个安排,让杨振宁来救邓稼先一命!”

重逢后,杨振宁与邓稼先相谈甚欢。杨振宁离京时,邓稼先在机场陪同送别。当步至飞机舷梯下,杨振宁忍不住问邓稼先:外国人是否参加了中国原子弹的制造?邓稼先说道,据他所知没有,但需要向领导证实后答复。说罢二人挥手作别。

就在杨振宁结束中国之行即将返美的前一天,收到了邓稼先寄来的一封信。

在信中,邓稼先十分肯定地写道,经过向上级了解,没有外国人参与中国原子弹。信末,他写了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当时,杨振宁没看懂这句话,后来才明白好友的深意,并用50年的实际行动来回应。

相距千里,心系一处

首次访华结束后,返回美国的杨振宁就所见所闻进行了一系列有关新中国的演讲,在美国产生极为轰动的效果。此后,一批批美籍华人学者纷纷回国探访,许多关心新中国的港台留学生也陆续赴大陆访问。

当时的演讲也是杨振宁身份变换的转折点。如果说之前他只是一位醉心学术的科学家,那么此后,他则兼具社会活动家的角色,这一点在上世纪70年代的“保钓运动”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1970年9月10日,日本政府宣称钓鱼岛属于日本,并在岛上设立水泥标柱,撕毁台湾当局旗帜,驱逐台湾渔民。与此同时,美国也非法将钓鱼岛划入琉球地理范围。

为了保卫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旅居世界各地的中国留学生、华人和华侨成立 了“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台行动委员会”,组织游行示威,发行刊物杂志,掀起 “保钓运动”。

1971年10月,杨振宁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举行的“归还冲绳协定”听证会上作证,从历史、地理和现实的角度全面讲述了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事实,为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做出了重要贡献。他还多次向“保钓”组织捐款并发表支持言论。

直到晚年,杨振宁仍关注着“保钓运动”的动向,在他清华大学的办公室里仍挂着“保钓”刊物《石溪通讯》的封面照片。

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以及改革开放的到来,国内人才培养和科研建设百废待兴。作为国内外高等教育体系联合培养出来的受益者和经历者,以杨振宁为代表的华人科学家担任了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角色。

1978年,杨振宁在美国创建中美教育交流基金会(CEEC)。在他的推动下,1000多名中国学者得以赴美深造,归国者中有多位日后当选中国两院院士,例如著名核物理学家陈佳洱、杨福家,以及数学家谷超豪。

对于中国学者赴美访学的资金,杨振宁也出力不少。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墨林透露,杨振宁甚至曾在发高烧的情况下,自己开车前去募捐,“因为那些有钱人来了,他得赶紧过去跟人家要钱”。也正因为杨振宁的努力,一大批助力中国科技发展的基金会纷纷成立。

同时,杨振宁也积极投身中国高等研究机构的建设。自上世纪80年代起,他帮助创建了中山大学高等学术研究中心等4个高等学术中心及60多座物理实验室。

1978年,在杨振宁和李政道的倡议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成立。杨振宁建议少年班设置计算机专业,邓小平那句“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的至理名言便由此而来。

老骥伏枥的“东篱归根翁”

2003年底,81岁的杨振宁从美国回到中国。

当时,他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理论物理研究所退休刚4年,受邀帮助建设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后改名为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

多年前,杨振宁的父亲就曾在清华大学任教。从1929年到1937年,杨振宁在清华园度过了8年童年时光,战乱时期又就读于西南联大。年过八旬重回故地,肩负盛名的他仿佛为人生画了一个圆。正如他所喜欢的英国名诗所形容的:“我的起点,就是我的终点……我的终点,就是我的起点。”

杨振宁自称“东篱归根翁”,不仅自己放弃了美国的高薪、房产和国籍,还凭借个人影响力为祖国请回了一帮科研牛人。

在清华大学校园中心地带的树荫静谧处,有三幢精致的白色别墅,这就是被誉为“清华大师别墅”的地方。有三位科学家曾受邀入住,一位是杨振宁,另外两位就是杨振宁邀请回国的教授——世界著名计算机学家姚期智和著名应用数学家林家翘。

姚期智是国际计算机界最高奖图灵奖的首位亚裔得主。

姚期智曾说,自己11岁时,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正是这件事激发了他对物理的兴趣,也坚定了大学时选择物理系的决心。

后来,为了邀请姚期智回国任教,清华大学专门请了杨振宁和他会面。“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跟杨振宁先生见面,而且谈论的还是关于到清华任教的事情。我一向非常仰慕杨先生,当时也非常兴奋。”姚期智说。

杨振宁回国后的第二年,姚期智辞去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职,开始担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教授,为缩短中国在计算机领域和世界领先水平的差距做出巨大贡献。2016年,姚期智放弃外国国籍,成为中国公民。

·姚期智。

作为当代应用数学学派的领路人,林家翘也是受杨振宁邀请回国的。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后来辗转多个国家,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拿到了博士学位,担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回到母校后,林家翘出任清华大学周培源应用数学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推动了中国应用数学以及力学的发展。可惜的是,他已于2013年逝世。

此外,曾与杨振宁一起合作研究科学事业并结下深刻友谊的聂华桐,也是在杨振宁的推介下辞去纽约州立大学职位,改回中国国籍,全身心为中国科学事业尽心尽力。

“学子凌云志,我当指路松。”回国这些年里,为了更多地延揽和培养人才,杨振宁一边为清华捐献600万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一边奔波于国内各大高校演讲,为科学人才亲授先进物理知识,还曾为清华物理系的新生讲了一学期的课。

·2010年4月,杨振宁在清华学堂物理班开班仪式上。

他领导的高等研究院也吸引、影响和培养了很多中国年轻一代的科学家。2013年,在杨振宁的指导下,薛其坤和王亚愚通过高等研究院这个平台合作研究,产出重大发现,并获得首届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很多业界人士认为,这一发现的科学价值是诺贝尔奖级别的。

·杨振宁先生与薛其坤(左)、王亚愚(右)合影。

转眼间,杨振宁已在清华度过了18年。“谁道人生无再少,天赐耄耋第二春。”他培养了世界一流的物理研究团队,2017年还在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建成世界上第一座工作在20—100nm范围的全相干自由电子激光,将中国的自由电子激光事业推进了一大步。

杨振宁百岁人生的后50年,始终与那些热血难凉的同伴们“千里共同途”,也始终激励着中国新生代不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