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新闻中心 > 杂谈 >

潒漾鸯

2021-09-17 23:11 浏览:

  FF写手群六一团建。

  安排白鱼老师 @左传白鱼 魂穿欺君和河东狮的华驸马,哈哈哈哈哈哈。

  怀瑾握鱼

  金某梅有云:

  三杯花作合,两盏色媒人。

  玉娘看着华驸马整个马,不,整个人摊在公主府的玉榻上,任她怎样催促,就是恍若未闻,俨然已醉死过去,不由心头怒火愈炽,正想上前去解她的大带,给她上点颜色瞧瞧。

  白瑜就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她一路醉意朦胧,被身上的长衫绊了几次。按理说这时正值初夏,她刚刚给家中的兔子精坦白了一些事情,这时候本应该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吹吹空调,并打开FF写手群霸凌群友,一泄惧内之恨,谁知头上一晕,再睁开眼时就套上了一身繁冗的高靴朝服。

  都是老虐文写手了,穿越嘛,不虚。

  她睁眼望来,但见一路之上,建筑毫无规制,一应首饰服装,更是绝无讲究可言,那叫一个唐朝砖宋朝瓦,秦朝衣明朝裙,是个五千年风俗史大串烧,好没水平,一看就不是自己文里的。

  眼见小公主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白瑜就床一翻,就教她扑了个空,跌在床牙上。公主又羞又恼,咬牙切齿道,“华韶!”

  华韶。

  想起来了,是她的某个霸凌对象。

  正是酒壮怂人胆,继承了华驸马的醺醺醉意后,白瑜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撕掉《女驸马》的剧本,改唱《打金枝》。公主虽然平日里是只胭脂虎,可她一向娇生惯养,要不是驸马平时容让着她,真的上演全武行,还真不知兔死谁手。

  驸马这具身子生得颀长高挑,白瑜不过稍稍用了些技巧,就把小殿下压制得动弹不能,屈膝跪在床牙上。公主气得捶褥子,白瑜扔了她的珠钗压鬓齐,剥开她的八宝锦绣衣,照着那薄薄的红绫袴下包裹的两团娇肉,左右开弓,狠狠地扇了两巴掌。

  公主惊呼一声,急道,“你敢打我!”

  白瑜眉眼弯弯地浅笑道,“既然你想打我,那么我为甚么不能打你?我不仅打你,我还要教训你,今天本宫就要正正夫纲。”

  公主在地上乱踢乱扭,白瑜四下一张,干脆直接拔下她脚上一只窄窄的绣花鞋,连着四五下抽在公主的左臀上,惹得她更是尖叫连连,“好脏的,你怎么能拿鞋子打我!”

  一边揍完换一边,待白瑜十几下过去,把她圆鼓鼓的小屁股左右照顾个遍,看着她在自己手下扭动挣扎,连带着臀腿也晃来晃去,这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道,“反正衣服是有下人洗的。你在家里耍脾气胡闹,把床上的娃娃扔得满地都是,又逼得我差点跪下来给你认错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裤子是很难洗的么?”

  公主怒道,“甚么小事啊,明明都是很大的大事!”

  白瑜道,“好罢,大事。”

  说毕,她伸手一拽,就把她最后一层小衣也扯了下来。原本不见风不见光,两团娇养的皮肉,挨了十几下笞楚,这时热乎乎、粉嘟嘟的,煞是可爱。白瑜又把她往床上提了一提,令那两丘愈发显眼,随即,便一左一右地扇打下去。

  啪!啪!

  “还敢不敢扔我的书了?”

  啪!啪!

  “还敢不敢查我的电脑了?”

  啪!啪!

  “还敢不敢把我关在门外了?”

  啪!啪!

  “还敢不敢在沙发上学小兔子蹦跳了?”

  …………

  啪!啪!

  “还敢不敢突然打电话查岗吓得我手机从手里掉下来了?”

  啪!啪!

  “还敢不敢成天乱翻我社交软件害得我每晚睡觉前必须战战兢兢清空群聊记录了?”

  公主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开始还愤愤地骂上两声,白瑜只是不理,专心揍人。华驸马自小悬腕习字,寒暑不辍,指腹指背上都零星地磨出几个厚茧,手上的力气其实不小,白瑜又不留力,直扇得她臀肉抖颤,噼啪作响。眼见着她身后便由粉转绯,又支棱着鼓起了几道凌乱的指痕。

  终于公主受不住了,扯着小褥子,委委屈屈地哭出了声,“驸马,驸马!”

  小娘子一声一声地嘤咛哭泣,白瑜听得心也要化了,就伸手搂着她起来,坐在自己怀里。公主身后的肿伤压在她的腿上,疼得她又含含糊糊地哼唧了一阵,已有些蓬乱的鬓发就在她颈间蹭来蹭去。

  白瑜抱着她的腰,慢慢地吻她的脖子。公主解了上身的衣裳兜肚儿,身前两团白白尖尖的小兔子,身后两团红红圆圆的小兔子,细腻滑溜,触手生温,转于十指之间,不断地揉捏徜徉。小兔子一时情浓,反手也搂住白瑜的脖颈,亲了亲她的眉心,婉转地唤了一声:

  “白瑜。”

  白瑜?

  白瑜!

  白瑜一下子从梦里吓醒了。

  夏夜里蚊子嗡嗡地鸣叫,空调吹出细细的风声,她躺在沙发床上,一旁的卧室前,门扇开了一条小小的缝。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