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新闻中心 > 杂谈 >

两岁女童疑被亲叔公投毒:知情人称9年前嫌疑人亲孙女系同原因死亡

发布时间: 2022-01-09 16:44 浏览:

满成军没有想到,自己2岁的女儿小欣吃了一块小爷爷满某山递给她的糖果,20分钟后出现抽搐等症状,送医后被证实为早已被禁用的农药“毒鼠强”中毒。

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嫌疑人满某山年逾七旬,目前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并在指认现场时,承认自己投毒。据知情者透露,毒鼠强是从集市上买来的。而在九年前,犯罪嫌疑人的另一个孙女,也是因同样原因中毒并死亡。

满成军提供的立案通知书显示,山东省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已于2021年12月10日对此事立案侦查。记者联系该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当中,具体案情不便透露。

九年两起毒鼠强中毒事件,受害者都是嫌疑人孙女

2021年12月9日,满成军的哥哥满成峰带着小欣,来到聊城市斗虎屯镇陈庙村参加一场村民举办的喜宴时,小欣吃了一颗满某山给的糖果。20多分钟后,小欣身体不适,被满成峰抱回家中,因有其他事,满成峰随后就出门去了。由小欣的奶奶——77岁的刘其英照看孩子。

刘其英向记者介绍,小欣回家后,没过多一会儿,突然跪在地上,接着身子倒了下去,浑身开始抽搐,口里也往外吐白沫,脸上发青。刘其英赶紧打电话,叫来人帮忙一起将小欣送到了聊城市人民医院儿科抢救。

满成军提供的济南博睿医学检验实验室毒物检测报告单显示,小欣的送检血液中检测出毒鼠强成分,浓度为876ng/ml。医院诊断证明书则显示,小欣入院后,被诊断为毒鼠强中毒、难治性癫痫持续状态、中枢性呼吸衰竭、多器官功能障碍等。

医院检查报告单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毒鼠强属于神经毒素。2002年,原农业部就已经将毒鼠强列入禁止使用的农药名录。2003年,原农业部发布通告,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和使用、持有毒鼠强等国家禁用剧毒杀鼠剂。

满成军向记者表示,毒物检测报告显示小欣是毒鼠强中毒,其爱人向该实验室工作人员询问时,得知一个信息,毒鼠强中毒在陈庙村也曾发生过一例,也是一个女婴,经抢救无效死亡。满成军当时就想起,九年前,陈庙村确实发生过女婴因毒鼠强死亡的事情,正是嫌疑人满某山的亲孙女,去世时年仅一岁。

嫌疑人满某山家,目前大门紧锁

陈庙村多位村民向记者证实,陈庙村在九年前,曾经发生过一岁的女童因毒鼠强中毒死亡的事情,这个女童是满某山的亲孙女。知情人称,满某山一直同他二儿子的媳妇不和。不过此事发生后,这家人没有报案,此事最终不了了之。但截至目前,该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满成军告诉记者,陈庙村只有两家人发生过孩子中毒的事情,“他家孩子没有了,也没有报案,就像是没有这件事情一样。”但满成军认为自己两岁的女儿,无缘无故怎么会中毒,“我们就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当时就报案了。”

知情者称剧毒“毒鼠强”是嫌疑人从集市上购买的

接到报案之后,当地警方来到医院,向满成军了解相关情况。随后,警方前往陈庙村调阅当时举办喜宴时,村子各路口的监控。满成军当时在场,与警方一起看监控视频。他告诉记者,查看监控时,看到满某山的行为很可疑,走路的时候和正常人不一样,东张西望。满成军当时就和警方说,满某山是他怀疑的人。

满成军介绍,警方也注意到满某山的行迹,接连查看多个摄像头,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2021年12月10日中午12时许,警方通知满成军、满成峰、刘其英到东昌府区斗虎屯镇派出所做笔录。下午3时左右,满成军等人做完笔录出来,在当地警方办公区域的院子里,亲眼看到满某山双手戴着手铐,被警方控制起来。满成军当时就问警方怎么回事,得到的回复是满某山承认了是他向小欣下毒。

小欣(事发前)

陈庙村多位村民也向记者证实,12月10日上午9时许,看到有警车到村里,车门打开,两名警察一左一右押着戴着手铐的满某山,在村里指认现场。一位姓满的村民表示,当时满某山承认了是他下毒,给小欣吃的糖果。

这位村民表示,警方还询问了满某山毒鼠强的来源,满某山回答并不是在本村购买,而是从附近的集市上购买的,买了之后,一直在家里放着。村民还表示,警方随后开警车载着满某山去往集市,寻找卖给他毒鼠强的人。

目前,满某山家已无人居住,大门紧锁。

事发前两家人曾因铺设水管争吵,此前也有积怨

刘其英告诉记者,满某山和满成军是叔侄关系,但此前两家人在分家时有过一些矛盾。两家人各过各的,不说话,也没有什么交集。

2021年11月中旬,两家人因铺设水管曾发生激烈争吵。当时刘其英与满成峰居住在一个院,与满某山家为前后邻居。刘其英家住东边,满某山家居住在西边。因村里铺设水管,水管需要先在满某山家门前经过,此后才能够铺设到刘其英家。

刘其英介绍,当时满某山声称,因铺设水管会造成他家的三轮车过不去,他要拦阻施工队,不让挖通道铺设水管。

满某山阻拦施工队,声称别人家可以下水管,就是不让刘其英家下水管。刘其英因此事生气,和满某山争吵起来,满某山当场说,你(指刘其英)比较难办一点,把你制服了,其他人就好办一点。刘其英气得住进当地医院,经过11天的治疗后,才出院回家。

施工队见两家人争吵,活儿没办法干,因此停工。满成军得知此事后,找到陈庙村相关负责人,村干部把满某山也叫过去,两家人当面调解。满成军介绍,当时满某山接受了调解,他答应可以走水管,工程就接着开始做下来。事情过去后,满成军认为事情结束了,“也没有对满某山有太大的戒备心。”

刘其英也在经过治疗后出院,不久之后,2021年12月9日,她的孙女小欣因吃了一块满某山给的糖果,中毒入院。小欣先在聊城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住院治疗接近21天,现在转到山东省立医院继续康复治疗。

满成军介绍,目前为小欣看病,已经花了十几万了,其中找亲朋好友借了好几万。现在孩子意识模糊,后期得长时间做大脑康复和肢体康复治疗,至少需要15万以上的费用,“但高昂的医药费让我们一家很无助,只能求助社会好心人帮帮我,渡过难关。”

小欣中毒之后,满某山家人没有任何表示。满成军告诉记者,至今满某山的家人,都没有给他们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有人主动协商。当地警方曾出面协调,让满某山的家人与满成军协商,“但他家人一直避而不见。”

“希望得到社会的帮助,并对嫌疑人满某山进行法律的严惩。”满成军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