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新闻中心 > 杂谈 >

泰国杀妻抛尸案开庭 律师:在泰国杀人受到的惩罚并不算重

2021-09-22 16:25 浏览:

2020年1月,泰国春武里府班海滩上出现一个黑色行李箱,里面有一具女尸,手脚被绑,身体呈蜷缩状态。警方调查发现,死者是33岁的中国广东籍女子廖某,其中国台湾籍丈夫卢某被认定为嫌疑人。

在警局内,卢某交代,两人因为生意及孩子入籍问题发生争吵,他一气之下就勒死了妻子。之后,他用胶带封住妻子的五官,把她的手脚绑好,再装进行李箱中。最后用车将箱子运到海边,租了一艘船出海,亲手将箱子丢进了海里。

去年9月和今年5月,本案曾两次在泰国春武里法院开庭审理。

据媒体报道,被害人代理律师方文川介绍,9月22日和9月23日,也就是今明两天,本案将再次开庭,进行线上跨国证人庭审,共有六位证人出庭。

检方对卢某的起诉状中涉及两条罪名,分别是泰国刑法第189条“以残忍手段致他人死亡”和刑法199条“杀人毁尸灭迹罪”。但第一次庭审中,被告人卢某坚称他没有意图想杀死受害人,不承认残忍手段蓄意杀人。

第二次庭审时,尸检医生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他在证词中提到,死者廖某是被绳子活活勒死的,而且相信死者死亡过程非常痛苦。庭审中,被告方律师也劝说卢某承认检察官起诉他的蓄意谋杀罪行,但卢某毫无悔罪态度,仍然否认蓄意杀人,称自己是意外伤害死者致死。

据悉,廖某家属对卢某还提出了2060万泰铢(约450万元人民币)的民事赔偿诉求。

方文川律师介绍,今天北京时间上午10点(泰国时间上午9点),春武里法院将正式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开始后,公诉人依次请他们的证人出庭。其中三位证人已经在警察局录了口供,成为控方证人。公诉人对三位证人进行提问后,再由双方律师对每个证人补充提问。

控方证人出庭后,原告方律师将请另外3位证人出庭。

一般情况下,春武里法院的官方庭审结束时间是北京时间下午5点30分(泰国时间下午4点30分),但这次庭审比较特殊,审判长预计庭审会延迟到北京时间下午7点(泰国时间下午6点)结束。

此次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将宣布下一期听证日期。

下期庭审将由调查该案的警察负责人出庭作证。他将就他的警察团队对案子调查和证据收集过程及证据材料进行总结性汇报。至此,控方和被害人的证人出庭全部完毕,最后是被告人出庭辩护。

廖某的父母及其生前好友都表示,他们唯一的诉求就是判处凶手死刑。

廖某的好友称,廖某和卢某是2018年初因网络结缘的,卢某自称在泰国做生意,在当地有两套别墅。

相处约1年后,廖某怀孕,并和卢某在泰国结婚。但廖某的家人和好友并不看好这段感情。他们认为,卢某的一切都太好了,给人的感觉不真实,而且住得还远,大家对他都不了解,害怕廖某被对方欺骗。

同年10月,两人的孩子在泰国出生。

卢某曾向廖某借过不少钱,还以女方的名义办理信用卡和贷款,孩子出生以后,廖某逐渐对他起了疑心。

坐完月子后,廖某回到国内。期间,卢某多次对她进行要挟,称孩子不舒服也不吃奶不睡觉,甚至发朋友圈称:“哭死算了,你亲生母亲都不要你了。”

最终,廖某因为舍不得孩子,返回泰国。好友说,她当时去泰国,是准备让卢某还钱并要回孩子,彻底与卢某断绝关系。但这一次,廖某再也没能回来。

事发后,廖某的好友曾查过两人的结婚证,怀疑证件是卢某作假的:“虽然当时的流程看似一个不落,但就是查不到。”

从2018年10月到现在,泰国已发生三起中国人残害妻子的案件,此前的“泰国杀妻骗保案”、“泰国孕妇坠崖案”,每一起都手段残忍,令人不寒而栗。

近两年,泰国甚至被贴上了“杀妻胜地”的标签。这是巧合?抑或背后有其他原因?

浙江西子明珠律师事务所杨扬律师分析说,除了办理签证简单、出行方便等因素外,一个讨论比较多的观点是:和中国比起来,在泰国杀人受到的惩罚并不算重。

2009年至2013年,泰国有3430人被谋杀,但所有谋杀犯里仅有2人被处死。

由于宗教信仰等因素,在今天的泰国,即便是虐杀这样的重罪,犯人最多也只会被判无期徒刑而不是死刑。并且如果犯人在狱中表现良好,还能提前获释。

以之前的两起案件为例,“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告张某凡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受害者家属上诉,二审才被改判死刑;“泰国坠崖案”二审判决则推翻了之前预谋杀人的设定,因为并未有绳索、刀具之类的杀人工具,判决由原来的终身监禁改为有期徒刑10年。

再回到此次的“杀妻抛尸案”,有人问,如果嫌疑人拒不认罪,会影响法院的判决结果吗?

对此,杨扬律师说,虽然泰国刑法与中国刑法有所区别,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并非所有的死刑案件都需要口供,即便嫌疑人拒不认罪,只要其他证据确实充分,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其存在蓄意杀人的故意,就可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至于适用的法律,因为案发在泰国,案件由泰国检方起诉,并由泰国法院审理,因此适用的也是泰国刑法。从目前情况来看,本案不会引渡回国处理,泰国法院会根据庭审情况,在当地作出判决。假设存在引渡的情况,那回到国内后,依然可以以国内法律追究卢某的刑事责任。

此次庭审共有6位证人出庭,证人证言经过法庭查证属实,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那么,之前两起杀妻案的判决对此案是否有参照意义?

“杀妻骗保案”的被告张某凡二审从无期徒刑改判死刑,但是目前还在最高院上诉,尚未有定论;另一起“孕妇坠崖案”的被告人,则因为证据不足,从终身监禁改判为有期徒刑十年。

从上述两起案件可以看出,泰国法院对于此类案件的审理是比较慎重的,也十分注重证据链的完整性,但是个案个议,只要证据充分,即便卢某拒不认罪,也并不排除判处他死刑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