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百科 >

云南“乔家大院”覆灭,黑恶势力为何盘踞30年?

2021-09-18 22:57 浏览: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最新一期刊文《【正风反腐在身边】云南保山“乔老爷”的穷途末路》,披露了云南“乔氏家族”案案情:涉案人员达500余人,涉黑资产33.8亿余元。这起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查处的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最多的案件,终于呈现在了公众面前。

乔永仁、乔连佰父子 来源:云南省纪委监委

该案通报后,人们吃惊于涉黑资产之巨,涉案人数之多,除了黑恶势力人员外,包括地级市保山的前市长、市人大主任等200余名党政干部和公职人员牵连其中。乔家可谓以一家之力,搞垮了保山政坛的小半壁江山,不能不说“能量”巨大,对经济秩序和政治生态破坏力惊人。

但最让人们吃惊,也最值得追问的是,“乔氏家族”为何能纵横保山30年而不倒?

长期以来,“乔氏家族”是以企业家身份示人的。乔永仁自上世纪80年代从事汽车修理业起家,2000年后,乔家陆续成立数家企业,涉及小额贷款、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等。企业家身份,为他们的黑恶行径增添了隐蔽性和保护色。

涉案金额中,他们以多种手段先后向银行金融机构骗取贷款总额近29亿。比如,乔氏父子骗取3450万元贷款,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利用其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为追索非法债务,他们先后培植3个团伙,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手段暴力、“软暴力”讨债,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了巨额财富。

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背后“保护伞”。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在地方猖獗,身后往往少不了保护伞的作用。如果没有保护伞怎么办?乔氏父子的办法是——自己找。

首先是利用“人情”和金钱开道。乔连佰主动让女儿给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陈玉华当干女儿,双方互称“干亲家”,陈玉华则称乔永仁为“干爹”。多年来,陈玉华公开充当掮客,为乔家结识公职人员和笼络各方关系牵线搭桥、奔走卖命。

再是公然打造“及时雨”形象。乔家总是“慷慨解囊”,为公职人员解“燃眉之急”,多年来向公职人员借出钱物折合2400多万元,其中,给保山市长“借款”200万元。显然,乔家的“慷慨”只针对手握权力的官员和关键公职人员,以借贷之名行行贿之实,将彼此系于一根绳上。正是在拉拉扯扯和金钱诱惑下,当地65名公检法系统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被黑恶势力拉拢腐蚀。

乔家黑恶势力依靠背后的“大树”和为其开道的“贵人”,营造了有利于自己的“生态”,得以长期为非作歹肆无忌惮。

打击黑恶势力,必然连保护伞一起打,已成为扫黑除恶的铁律。对涉黑涉恶保护伞一查到底,不仅是群众呼声,也是除恶务尽的保障。

当下,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正在进行中。截至目前,今年落马的22名中管干部中,政法口成为“打虎数量”最多的领域。政法系统教育整顿前后一脉相承,由表及里,可以看见一条清晰的主线:社会层面扫黑除恶,治理层面打击涉黑涉恶“保护伞”,生态层面对政法系统持续开展教育整顿。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成为须臾不可放松的关键所在。

其实,在保山盘踞30多年,乔家父子涉黑恶并非没有端倪,而是早就显露出了苗头。在乔家经营汽修起家之初,同行反映他们“很早就开始欺行霸市了”“他家从来不管什么规矩,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三言两语不合就动手打人”,正是通过暴力打压竞争对手,乔家攫取了一桶桶“黑金”。这也再次提醒,对黑恶势力,必须打早打小。打早打小成本最低,伺其一旦坐大,不仅将付出更大成本代价,扫净余毒,修复生态更非一时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