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百科 >

直到破产清算的这天,也没能看清绿驰的真面目

2021-09-18 00:40 浏览:

搜索绿驰汽车,最近的一条消息还停留在2020年4月,彼时绿驰汽车被曝出欠薪半年之久,河南国投开始向绿驰注资持股60%,这一消息被外界解读为绿驰找到了靠山。

此后,关于绿驰的消息基本上处于封锁状态,甚至连官网都查询不到。

事实上,河南国投由中美能源(香港)有限公司间接持股,而中美能源(香港)有限公司的对外投资只有平顶山盛道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和郑州市中矿矿业有限公司。有消息称,中美能源(香港)有限公司的实际投资人和绿驰汽车的实际投资人实为一家,本次股权变更并未出现实质性变化。

在销声匿迹前,绿驰还是玩了一次左手倒右手的把戏。

近日,上海青浦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公告,表示与2021年裁定受理的绿驰破产一案将在10月13日召开第一次债券人会议。至此,绿驰汽车再次浮出水面,以破产清算的形式。

到底有多少债要还?

在天眼查上,绿驰汽车的基本面可以说是一大糊涂,可以说是“红驰”也不为过。

886条司法风险、69个开庭公告、210次法律诉讼、126条限制消费令、62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未履行总量为100%,全部都是“有履行能力而据不履行”,法律在绿驰眼中就是废纸一叠。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2016年12月28日,中能东道在上海举办了绿驰新能源车品牌发布会。会场装修金碧辉煌,400宾客盈门,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零星了的几个媒体外,现场来了不少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在义勇军进行曲的感召下纷纷认购了类似原始股之类的项目。

除了激情洋溢的国歌,当时主办方没有介绍车型的投产或上市计划,更多篇幅强调研发,称预计到2018年中期具备初步研发体系,到2020年健全研发体系;预计3-5年内,打造5个平台,涵盖A00~C级别轿车、轿跑、SUV、MPV等全系列车型,成为国际一流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当时的规划就跟法律寄给绿驰的责任认定书一样,同样是一纸空文。

早些时候,绿驰汽车是由中能东道集团、中能资本等企业联合成立的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再往上翻一翻,还会发现类似东方御道、盛世汇联、中能万源等等一系列的名字,颇有几分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意思。

2017年,曾任中能东道集团董事局副主席的晏文胜,曾被曝出以认股借贷的形式进行诈骗犯罪总金额达35亿元。晏文胜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捕,他控制及关联的多家企业,涉诉近百起,已进入执行程序的银行贷款、企业借款以及以企业为担保的个人借款等执行标的款项总计数十亿元,其个人也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虽然此后,绿驰汽车与他的马甲们撇清了关系,但是干活的还是那么一群人。曾任绿驰汽车副总裁梁啸公开表示,中能东道曾经是绿驰汽车的大股东,但未来绿驰汽车不会和中能东道有什么关系。绿驰汽车常务副总裁任亚辉(现已离职)则更干脆:“目前除了绿驰汽车之外,所有打着“绿驰”旗号的公司,都与绿驰汽车没有关系。”

目前守在绿驰法人位置上的曹季远,同为东方御道法人、中能东道法人,也被列为了失信执行人。

或许,绿驰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资本迷局下的空壳。2018年,绿驰身现日内瓦车展,引发外界不小的关注。可没过多久,就有媒体曝出绿驰与意大利公司I.DE.A合资组建绿驰汽车意大利公司是一个空壳,从来没有高管出现过,绿驰拖欠对方的2700万欧款项也至今未还。

看不懂的绿驰

如果对于上述的“原始股”和“资本迷局”不甚了解的话,浙江经侦预警服务平台或许给出了明确的定性。

“2017年以来我国政府将传销诈骗作为重点经济案件进行打击。中能东道不断更换着自己的公司名称,从东方御道、盛世汇联、中能万源到中能东道、绿驰汽车...这一场维时5年甚至更久的新能源汽车传销诈骗事件,终于要完全的浮出水面。”

在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新能源造车运动的同时,不少民间投资者在法律的灰色地带里追逐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中能东道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5月注册于北京,从事新能源汽车产品开发及汽车周边业务。

打着造新能源汽车旗号,实则做着兜售原始股行非法集资的企业。他们的投资者一边期待自己投的钱早日变现,一边从事着传销的活动,拉更多的亲人朋友入局。

或许大家对这些公司都不太了解,简单举个例子。2015年中能东道宣称与四川野马(已被山东雷丁电动车收购)展开合作,开发“野马U能”电动汽车,以600公里续航里程为噱头,吸引民间大量投资。

彼时还没有绿驰汽车,中能东道另外一个马甲“绿驰出行”借机招募“车主合伙人”,声称只要花25万元购买一辆野马U能E350电动车,然后将车放在共享平台上运营,就可获得包括车辆运营收益、股权分红和上市股权变现等多项收益。而每辆车的佣金收益上,“车主合伙人”可从车辆每天实际订单收益中获得40%,5年预期收益可达25.244万元,5年保底收益18万元。

这样的模式或许已经不用在多加解释。更早的时候,“中能东道”就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兜售原始股,浙江经侦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案例,2015年一位河北燕郊的姑娘拿出了全部积蓄投到了“中能东道”的项目。

自从成为中能东道的“股东”之后,杨永慧就经常自费跟着公司到各地开招商会,北到鄂尔多斯,南到深圳,都留下了这个女孩的足迹。这也便有了之前2016年上海大妈高唱国歌纷纷抢购的一幕。

无论绿驰汽车是否与中能东道撇清了关系,在给这一事件定性时,浙江经侦明确指出了“绿驰”二字,“前后参与绿驰汽车传销的人员超过10万人,集资诈骗款超100亿,堪称国内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传销诈骗案。”

同样,在腾讯灵鲲金融风险查询举报中心里,中能东道原始股、绿驰汽车已经被举报1775次,甚至被定性成疑为传销平台。

在绿驰汽车破产清算之际,仅仅用“倒下的造车新势力”去描述绿驰恐怕是对新能源汽车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