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新闻中心 > 资讯 >

电费要涨还是老套路?11家发电企业联名上书“喊亏”

2021-09-04 22:19 浏览:

近日,一份名为《关于重新签约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年度长协合同的请示》(以下简称《请示书》)在网络上流传。

这份《请示书》由包括电力行业上市公司龙头在内的11家企业共同联名。《请示书》称,由于煤炭价格上涨,燃煤厂的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与基准电价倒挂,“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9月2日,多家参与联名公司的工作人员向红星资本局证实,《请示书》确实存在,所载内容都属实,他们已于近期递交了《请示书》。

居民用电的价格是否会调整?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今年6月,发改委曾在回应网友建议时释放过相关信号,“长期以来我国试行较低的居民用电价格,居民电价较大幅度低于供电成本”。

“煤炭价格达历史高位”

无力完成北京地区合同,11家企业联名上书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请示书》由11家发电企业共同联名,其中不乏大唐发电(601991.SH)、京能电力(600578.SH)和建投能源(000600.SZ)等电力行业的上市公司。

除此以外,国电电力(600795.SH)、中国神华(601088.SH)、华润电力(00836.HK)等上市公司的参股公司或分公司也出现在《请示书》中的联名名单中。

《请示书》称,8月煤炭价格上涨趋势仍然持续,达到历史高位。京津唐电网燃煤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仅考虑燃料成本情况),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燃煤厂亏损面达到100%。(注:京津唐,一般指京津唐工业基地,包括北京、天津、唐山等工业城市。)

“企业经营极度困难,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请示书》称。

图据网络

9月2日,红星资本局联系了《请示书》中的多家公司,多家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证实,《请示书》确实存在,所载内容都属实,他们已于近期把《请示书》递交给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市城管委”)。

“(《请示书》)情况都是真的,上半年我们公司亏损就是因为煤价上涨。”某公司的工作人员江凉(化名)对红星资本局说。

“这确实是因为煤炭的价格持续上涨,我们的经营情况也比较有压力,所以和其他公司一起去做了这件事。” 杨单(化名)所在的公司也参与了《请示书》的联名。

《请示书》称,在煤价突涨且持续高位运行等情况下,京津唐燃煤电厂已无力完成此前签约的合同,即北京地区2021年10-12月电力直接交易,建议上浮交易价格、重新签约。

除此以外,《请示书》还给出另外两条建议:

对于市场化的部分电量价格,市场主体经协商上浮交易电价;

京津唐电网统调电厂有限发电权计划中“保量竞价”未能成交部分,建议执行各区域基准价。

3个月报价上涨超24%

“煤电企业都比较困难”,尚未得到答复

“现在煤炭的价格已经创下历史新高了。”杨单对红星资本局说。

生意社数据显示,今年6月4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为930元/吨;到9月3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为1150元/吨,3个月的时间就上涨了约23.66%。

如果把时间拉长到一年,2020年9月3日,期货动力煤主力合约(2011)的收盘价为575元/吨;今年9月3日,期货动力煤主力合约(2201)的收盘价约为896元/吨。

期货动力煤2201自今年2月以来的走势

对于以火力发电为主的发电企业来说,燃煤成本基本上是最主要的成本支出。

此次参与联名的上市公司京能电力是比较典型的例子。

2020年,京能电力在电力行业的营收约为198.60亿元,营业成本就有163.27亿元,毛利率仅有17.79%。其中,燃煤成本是它的主要成本项目。

今年上半年,京能电力的营收约为100.32亿元,由于煤炭成本同比大幅上涨,其营业成本同比增加28%至95.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约136%,为-3亿元。

“现在京津唐地区各个煤电企业都比较困难,大家坐在一起(商量),然后一起行动,我们去向北京市城管委说明了这件事。”杨单对红星资本局说。

《请示书》在末尾给出三条建议后称,“上述建议妥否,请批示。”

多名受访的员工都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向北京市城管委递交《请示书》后,目前还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不清楚会怎么处理。

“(这件事)能不能成,我们也不知道,只有等着看。”江凉对红星资本局说。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市城管委是负责北京市城市管理、城乡环境建设的综合协调和市容环境卫生管理、能源日常运行管理、相关市政公用事业管理的市政府组成部门。

9月2日,红星资本局就相关问题向北京市城管委致电,并按其要求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答复。

“基准价+上下浮动”价格机制

下跌容易上浮难,联名“上书”是老套路?

当前,我国的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实行的是“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上网电价”,一般指的是电网向发电企业买电的价格,该价格并不等同于是普通人的用电价格。

按照现行的“基准价+上下浮动”的价格机制,基准价是按当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幅度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

不过,据媒体报道,该市场化价格机制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落地实施,但在当年暂不上浮。

一名业内人士对红星资本局透露,按照现在的情况看,上网电价想要上浮很难,“下浮比较容易”。

“这(指联名请示书)已经是老套路了。煤炭价格一涨、电价不涨的话,这些企业就会联名“上书”,不一定就是这11家企业。有的时候相关部门会批准,有的时候不会批准。”上述业内人士对红星资本局说。

红星资本局梳理公开报道发现,早在2016年11月,《中国煤炭报》曾报道称,华能、华电、大唐、国电四家电力央企联合向陕西省政府提交报告,表示现在的电煤价格已经超出企业成本,要求政府对电价进行上调。

“煤炭涨价对燃煤发电的企业来说影响很大,有的企业煤炭成本会占到总成本的60%-70%,煤炭价格上涨、电价不涨,对它们的经营来说肯定很糟糕。”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红星资本局。

林伯强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来看,尚不确定北京市城管委是否会应允调整价格,“我个人感觉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煤炭价格不会一直这么高。”

在林伯强看来,煤炭价格上涨主要是两个原因导致的,“一方面是因为今年经济好、电力需求高;另一方面是季节性因素,夏天、冬天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煤价不会一直上涨的。”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自入夏以来,发改委等部门采取多种措施推进煤炭市场保供稳价、打击炒作;同时,部分地区的相关部门已发出通知,允许燃煤发电电量成交价格可以上浮不超过10%(详见后文“延伸阅读”)。

居民电价可能上涨吗?

发改委曾给出信号,电价大幅低于成本

如果上网电价上浮,那居民电价是否会跟着上涨?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早在今年6月24日,发改委在中国政府网回应网友建议时曾给出相关信号。当时,一位来自陕西的网友“大河618”留言称,建议完善原来的居民阶梯电价政策。

而发改委回应称,长期以来我国试行较低的居民用电价格,居民电价较大幅度低于供电成本,是因为工商用户承担了相应的交叉补贴。与国际上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居民电价偏低,工商业电价偏高。

截图自中国政府网

川财证券曾在研报中指出,我国电力行业具备较强的公用事业属性,政府主管部门会在地区之间、电压等级之间、居民和工商业之间调剂电价,以降低部分用户的电费负担。

上述研报指出,当前我国的电价大致存在三类交叉补贴:发达地区用户对欠发达地区用户的补贴;高电压等级用户对低电压等级用户的补贴;大工业和一般工商业用户对居民、农业用户的补贴。

“下一步要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逐步缓解电价交叉补贴,使电力价格更好地反映供电成本,还原电力的商品属性。”发改委回应网友“大河618”时称。

林伯强告诉红星资本局,居民电价长期低于供电成本,这是一直存在的事情,“每年都有人会讲,但我认为今年是要动真格了,因为全国碳市场正式开市了。”

今年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下称“碳市场”)正式开市,它的目的是通过碳排放权的交易达到控制碳排放总量的目的。

通俗来讲,二氧化碳的排放权是一项商品,可以进行买卖。企业会获得一定的碳排放配额,如果成功减排,可以对外出售多余的配额,超额排放则要去碳市场上购买配额。

举个简单的例子,A企业每年的碳排放配额为1万吨,但其通过技术改造,碳排放量减少至8000吨,多出的2000吨配额可以在碳市场上出售。而B企业扩大生产,原定的配额不够用,就需要到碳市场上进行购买。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目前,发电行业是首个被纳入全国碳市场的行业,首批纳入了2000多家发电企业。

“碳交易是需要成本的,这些成本需要有一个出口。所以,我认为和往年相比,今年是比较动真格的,接下来可能会进一步改革电价机制。”林伯强对红星资本局说。

延伸阅读

保供稳价、打击炒作

多地已允许上浮10%

自入夏以来,发改委等部门采取多种措施推进煤炭市场保供稳价、抑制煤价炒作。

红星资本局通过公开报道、公开资料进行了不完全统计:

7月末,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综合司联合印发通知,鼓励符合条件的煤矿核增生产能力,对煤矿产能核增实行产能置换承诺制。

8月4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于近日联合印发通知,明确允许联合试运转到期煤矿延期,延长期限原则上为1年。

截至8月13日,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新疆等5省区已对15座联合试运转到期处于停产状态的煤矿办理延期手续,涉及产能合计4350万吨/年,预计每日可增加产量15万吨。

8月25日,国家发改委表示,继上月20多座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后,近日又有16座鄂尔多斯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涉及产能2500万吨/年左右。

8月26日,国家发改委表态,将会同有关方面加强煤炭价格监测,对恶意炒作、哄抬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依规进行查处。

除此以外,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部分地区的相关部门已发出相关通知,燃煤发电电量成交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

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今年7月22日,其工信厅、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称,今年以来,煤价大幅上扬并维持高位运行,煤电企业产销成本严重倒挂,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发电能力受到制约。

“自2021年8月起,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燃煤发电电量成交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上述《通知》称。

而据《中国能源报》,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也于8月4日发布相关通知,对宁夏今年8-12月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予以调整,并允许煤电交易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上浮不超过10%。